歷史朝代 > 薛岳的天爐能頂住日本人對長沙的三次進攻,為什么守不住海南島?

薛岳的天爐能頂住日本人對長沙的三次進攻,為什么守不住海南島?

2020-11-27 00:00閱讀(59)

薛岳的天爐能頂住日本人對長沙的三次進攻,為什么守不住海南島?:兩者沒有可比性。薛岳能在長沙頂住日軍三次進攻,主要有三方面原因。一是薛岳本人以及第九戰區

1

兩者沒有可比性。

薛岳能在長沙頂住日軍三次進攻,主要有三方面原因。

一是薛岳本人以及第九戰區上下對守住長沙有非常強的信念。其實委員長起初是不想守長沙的,按他的指示,薛岳應該放棄湖南北部,主動退守至湘南。但無論老蔣怎么要求退軍,薛岳都置之不理,并且他還反過來說服老蔣,要求死守長沙。

我們知道,老蔣是委員長,是最高統帥,而薛岳僅僅只是戰區負責人。如果他一定要薛岳退兵,且無人支持薛岳守長沙,薛岳也不能抗命不遵。所以老蔣最終同意守長沙,其實還是第九戰區三十萬將士,以及三千萬湖南人民支持薛岳抗戰到底的結果。

將有必死之心,兵無貪生怕死之意,將士們都想留下。就連老百姓也不再懼怕日寇。守住長沙的幾率,這就有了一半。



第二個原因是薛岳戰術布置合理,最大限度的縮小了中日兩軍的軍力差距。

我們知道,中日兩軍在裝備、訓練等方面的差距是巨大的。國軍在戰場上一味死磕,絕對是不理智的,送人頭的行為。所以國軍要想守住長沙,必須要利用一切可利用的基礎條件,縮小與日軍在軍力上的差距。

薛岳到任長沙后,他發現湖南北部,也就是岳陽至長沙一線,雖然都是大平原,但岳陽通往長沙的大道,其西邊是廣闊的洞庭湖與湘江水系,是一道天然屏障;東邊是崇山峻嶺的湘東山地,也是一道天然屏障。

日軍自岳陽進攻長沙,看似一路平坦,但選擇余地并不多,只能走一條道,很難繞道包抄長沙。而這條唯一的通道上,由北向南又分別有新墻河、汩羅江、撈刀河與瀏陽河四條天然的防線。

雖然說,這四條河流都不寬,日軍搭個簡易橋就能過河,但河水本身就是天然屏障,不利于日軍重武器與機械化部隊的快速行動。

國軍只要層層設防,合理利用有利地形,逐步消耗日軍士氣。然后讓開大路,撤至大路兩側埋伏,不斷騷擾日軍補給線,把日軍分割在四河之間,消耗銳氣,等到殺至長沙城下的日軍已是強弩之末時,最后再進行大決戰,完全有機會化被動為主動。

事后,薛岳把這種層層阻擊騷擾,最后決戰的戰術寫成書,即著名的“天爐戰法”。

“天爐戰法”的實戰效果,毋庸置疑,前三次長沙保衛戰的結果擺在那里。這確實是當時的一個合理的戰術。

當然,這個戰術也有個大問題。就是當日軍兵力足夠多,殺到長沙城下,仍然還有相當強的后勁時,“天爐”的爐底會被捅破,最后決戰就無從談起。

國軍要想不被包餃子,只能主動撤退。會戰則以失敗告終。

比如第四次長沙會戰,日軍兵力相比于前三次,陡增了一倍(約20萬)。

同時針對薛岳的戰法,日軍指揮官橫山勇也改變了戰術。將兵力分為兩個梯隊,進行波浪性進攻。日軍第二梯隊在展開攻勢時,對國軍進行反包圍夾擊,打擊國軍布置在側翼的包抄部隊。

當時面對如洪水一般的日軍,國軍直接就被打蒙圈了,沒能頂住攻勢。保衛長沙長達五年的神話就此被終結。



第三點是長沙會戰的同時,其它戰區也在攻守相望,支援第九戰區。薛岳和九戰區并非是孤軍奮戰。

比如第二次長沙會戰時,阿南惟幾靠閃擊戰打了薛岳一個猝不及防。眼見長沙有危,委員長電令三、五、六戰區,各自向當面日軍發動猛攻,以減輕長沙方向的壓力。在這波主動出擊中,第六戰區打得駐宜昌日軍主動燒毀軍旗和秘密文件,師團長以下軍官準備好了自盡的場地和用具,并寫好絕命書。無奈之下,阿南惟幾只得抽調進攻長沙的部分兵力增援宜昌。

從最終結果來看,三、五、六戰區的協同作戰顯然是有意義的。

題外話:第四次長沙會戰的失利,與當時全國形勢不利,無法支援九戰區也有關系。



說完了長沙會戰,再看海南島戰役,會發現當時的薛岳和守島部隊可謂是一塌糊涂。

比如說斗志,薛岳帶頭就沒有斗志。他雖然號稱要死守海南島。但他自己根本就沒有守住的信心。守島的十萬國軍也一樣,堪稱是將無必死之心,兵有貪生怕死之意。十萬大軍從上到下,都盤算著怎么跑路去臺灣。

而且最要命的是,1947年之后,薛岳被老蔣一擼到底,截止至退守海南時,薛岳只是文官身份。他在軍中威信,今非昔比。

這里再說個題外話。渡江戰役后,國軍從上到下都是一塌糊涂。比如說廣東戰役,解放軍主力還在百里之外,廣東的第二大經濟重鎮汕頭就丟了。而解放潮汕的部隊,僅僅只是1947年以29個老兵為骨干,一直在敵后打游擊的地方縱隊而已。(閩粵贛邊縱隊)

福建的情況也一樣。地方游擊隊都可以和國軍打得有來有去。還沒等三野主力來,福建就解放了一大半。

再就是戰術問題。薛岳在海南島搞得“伯陵防線”,很有問題。具體來說,就是他不該平分兵力,處處布防。

因為守島的關鍵是不能讓對方登陸,只要對方主力上不了島,縱然對岸有百萬大軍,也是無濟于事。比如,三野當初攻擊金門島失利的原因,就是與其剛一上岸,便遭到金門守軍重兵圍攻,炸掉了船只,無法增兵鞏固灘頭陣地有很大的關系。

而薛岳卻沒有看到這個成功經驗,他的部署是在海南的四個方向各放一萬人,另外的部隊去圍堵瓊崖縱隊。這個部署就導致他處處雖有布防,但處處空虛,沒有防御重點。等到戰爭一開打,四野先頭部隊登陸,薛岳手上就抽不出多少兵力去奪回灘頭陣地了。

最后,四野主力源源不斷的登島,薛岳只能是一退再退,倉惶逃離海南。

另外,薛岳的臨場指揮也有問題。他收到解放軍登島的情報是17號,但他下令反擊的時間卻是20號。中間足足給了解放軍三天的時間去鞏固灘頭陣地。如此莫名其妙的臨場指揮,他要是能守住海南,也是見了鬼了。

最后是大環境。這點無需多說,1950年四月份的形勢,你知,我知,大家知。這個時候沒人能支援薛岳,包括老蔣。

當時的老蔣,雖然明白守海南的意義,但一方面,他無能為力,臺灣尚且不能自保,自然不可能去管海南;另一方面,他對海南守軍的忠誠度其實也不放心。當時守島的五個軍,除第32軍外,其余第4、62、63和64軍都是廣東部隊,而粵軍在國軍體系中,一向又是半獨立狀態。

所以從某種意義上說,海南的幾萬人馬最終退到臺灣,對當時的老蔣而言,未嘗不是一種有利結果。至少從這個時候開始,國民黨內就沒有第二股勢力了。

2

滄海橫流,方顯英雄本色。薛岳將軍在抗日戰爭期間,是一位英雄人物,尤其是他自創的“天爐戰法”,多次讓日本人丟盔棄甲、落荒而逃。然而解放戰爭時期,薛岳駐守海南島,卻被第四野戰軍輕松打敗,其中到底有何差別?


1939年薛岳將軍任國民黨湖南省主任委員和省主席,此時日軍開始向長沙進攻,連續三次長沙會戰:1939年9、10月間,第一次長沙會戰日軍慘敗,傷亡四萬多人,其中包括少佐以上軍官四十余人;1941年9月到12月間,第二次長沙會戰,日軍傷亡3萬余人,日軍的計劃再次受阻;同年12月,第三次長沙會戰,日軍傷亡5萬余人,造成日軍成軍以來大規模會戰的慘敗記錄。經此三戰,指揮長沙大捷的薛岳被日本人稱為“長沙之虎”,日寇幾年之內不敢再向長沙發起進攻。


薛岳將軍能在長沙會戰中取得驚人的成績,離不開他的天爐戰法,天爐戰法是一種誘敵深入,然后予以包圍殲滅之的戰法。此戰法將兵力在作戰地帶,布成網狀的據點,以伏擊、誘擊、側擊、尾擊等方式,分段消耗敵軍的兵力與士氣,最后,把敵軍“拖”到決戰地區,再狠狠的圍殲之。


這種戰法的創建充分說明薛岳將軍的軍事指揮才能高超,但是為什么在解放海南島戰役中,薛岳不能抵擋四野的進攻呢?

第一、實力差距。薛岳到海南島的時候,國民黨比較少倉促,而且在海南島的部隊也基本都是雜牌部隊,薛岳雖然是海南防衛總司令,也只有轄陸軍5個軍和特種兵部隊一部,海軍第三艦隊及海軍陸戰隊1個團,有各型艦船50艘,空軍4個大隊共45架。三軍總兵力不過10萬人。而當時我四野組織海南島戰役的部隊也有10萬人,其中包括第四十、四十三軍和加農炮兵第二十八團、高射炮兵第一、九團及工兵一部等。


從實力上都是十萬人,但四野是我軍戰斗力最強的野戰軍,實力絕非薛岳所率領的雜牌部隊所能比。長沙會戰期間,雖然當時國軍的單兵戰斗力比不上日軍,但是有兵力優勢,如第三次長沙會戰是以30萬國軍對陣20萬日軍。

第二、士氣差距。長沙會戰是國戰,當時舉國支持,尤其是當地的民眾都抗擊日軍,部隊士氣高漲,而解放海南島戰役,國民黨已經失去民心,部隊也沒有啥士氣。故而解放海南島戰役時,正如薛岳匯報的一樣“兵無斗志,一擊即潰,被殲五、六萬之眾!


第三、地形限制。長沙會戰的時候,薛岳的“天爐戰法”得意運用,很重要的原因是因為在湖南自岳陽而下,近150公里的鐵路沿線,卻有4條河流橫跨其間。這些是很好的阻擊地點,薛岳就利用這樣的地形逐步消耗日軍的進攻,達到疲勞日軍的效果。解放海南島戰役中,當中只有雷州海峽,雖然這一個天險很難跨越,但是卻沒有層層消耗的情況,只要跨過雷州海峽順利登島,那么就可以勢如破竹。


第四、雙方指戰員的心態不同。薛岳到海南島后經過幾個月的苦心經營,在海南島包括瓊州海峽在內構建了堅固的環島立體防御體系,以其個人名字命名為“伯陵防線”,并吹噓這條防線固若金湯。薛岳的吹噓充分顯示了他的自大和傲慢,而這種傲慢和我軍的指戰員形成鮮明對比。


我軍三野發動的金門戰役,由于多種原因,渡海登島作戰的部隊全軍覆沒,9000余人或陣亡,或被俘,無一幸免。金門作戰的失利,使我軍將士普遍對渡海作戰產生了一定的畏懼心理,也對渡海非常謹慎,為了達到勝利的目的。韓先楚上將甚至第一批隊就隨著部隊登錄海南島。

雙方指戰員對即將發生的戰爭,有不同的心態,也是我軍勝利的重要原因。


總體而言薛岳在抗日戰期間能打敗日軍,因為背后有人民支持他,而解放戰爭他們站到了人民的對立面,所以在我軍強大的攻勢之下,失敗也是必然。正所謂時也、勢也,攻守之勢異也、

3

國民黨抗日名將薛岳曾經撰寫了一部著作——《天爐戰》,主要描述的是抗日戰爭時期的四次長沙會戰。其中重點描寫了前三次長沙會戰,因為薛岳指揮作戰前三次都勝利了,第四次沒怎么寫,因為第四次長沙會戰失敗了,被日軍中國派遣軍總司令畑俊六和橫山勇破了“天爐戰法”?磥硌υ赖奶鞝t戰法并沒能取得最終的成功。

個人認為,與其窮盡天爐戰法的細節,不如從整體上來分析來的直接。

所謂的“天爐戰法”,是薛岳根據自己的兵力和抗日時期第九戰區的地理形勢,分析日軍的戰略戰術,而獨創的一種戰術?傮w戰略是利用河流山川的地形優勢,讓國明黨的軍隊層層抵抗,削弱日軍進攻的勢頭,將日軍引誘到薛岳制定的決戰區域進行決戰。這一戰略目標在前三次都取得了成功。(第一次長沙會戰中的薛岳(右)和陳誠(左))

四次長沙保衛戰的指揮官、兵力和戰略戰術對比。

一、第一次長沙會戰。

時間:1939年9月-1939年10月。

日軍指揮官:日軍第十一軍司令官崗村寧次;

日軍總兵力:10萬余人,支援飛機100架,一部分日本海軍。

國民黨軍隊指揮官:薛岳;

國民黨軍隊兵力:32個師和三個挺進縱隊,總兵力24萬人,少部分海軍布雷艇;除去參戰部隊之外,還有15個師的軍隊策應。

日軍和國軍實際參戰兵力對比為1:2.4,如果加上策應部隊,雙方兵力對比則在1:3以上,國民黨軍隊在參戰人數上占有絕對優勢;日軍單兵作戰能力強、武器要比國軍先進,協調作戰能力強;在戰略戰術對比上,日軍中了薛岳的套路,國軍兵力的優勢補上了自己的短板,第一次長沙會戰勝利也就成為必然。

二、第二次長沙會戰。

時間:1941年8月-10月;

日軍指揮官:日軍第十一軍司令官阿南惟幾;

日軍總兵力:第十一軍約12萬人;

國軍指揮官:薛岳、羅卓英、楊森、王陵基等;

國軍總兵力:約30萬人;

同第一次長沙會戰一樣,兵力對比為1:2.5左右,國軍用兵力優勢彌補自己的不足;日軍再次中了天爐戰法的套路。相持不下之時,國軍第五、第六戰區猛攻宜昌日軍,日軍守衛宜昌的第13師團有覆滅的危險,日軍不得不撤退,全力增援日軍宜昌守軍。

這是在其他戰區的配合之下,薛岳才輕松取得第二次長沙會戰的勝利。

三、第三次長沙會戰。

時間:1941年12月-1942年4月;

日軍指揮官:日軍第十一軍司令官阿南惟幾;

日軍總兵力:日本第十一軍,約12萬人左右;

國軍指揮官:薛岳、羅卓英、楊森、王陵基等;

國軍總兵力:約30多萬人;

同兩次長沙會戰一樣,國軍兵力占據絕對優勢,戰略戰術得當,第三次長沙會戰取得勝利。日軍第十一軍司令官阿南惟幾戰后被調職,手下的第三師團師團長在作戰中被免職。(1942年1月,第三次長沙會戰中被俘的日軍俘虜)

四、前三次長沙會戰戰損對比。

根據日軍和國軍的匯總對比,國軍在前三次作戰中共傷亡93944人,日軍傷亡約11萬人。不管是國軍的戰損報告還是日軍的戰損報告,雙方都存在嚴重的隱瞞傷亡數字,夸大戰果的因素,尤其是日本戰損傷亡數字,因此不能一窺雙方傷亡的真正數字了。

五、第四次長沙會戰。

時間:1944年5月-1944年8月;

日軍指揮官:日本中國派遣軍總司令畑俊六大將、第十一軍司令官橫山勇;

日軍總兵力:日軍第3師團、第13師團、第27師團、第34師團、第37師團、第40師團、第58師團、第68師團、第116師團,參戰總兵力約20多萬人;有部分軍隊作為策應。

國軍指揮官:薛岳、王陵基、楊森、王耀武等;

國軍總兵力:約30多萬人。

日軍第十一軍司令官衡山勇已經研究透徹薛岳的天爐戰法,他將充足的日軍軍隊一分為二,一部猛攻國軍防線,殺到長沙城下。此時國軍圍攻日軍這一部的部隊進而圍攻日軍。而日軍第二支生力軍緊接著圍攻進攻第一支日軍的國民黨部隊。此時很多國軍部隊處于日軍包圍之下,如果不盡早撤圍就有被全殲的危險,薛岳綜合戰場形勢之下,只得下令撤退,長沙淪陷。

從這次長沙會戰來看,有研究者認為,此時日軍的總兵力應該差不多和國軍總兵力持平,也有人認為日軍總兵力約36萬人,而國軍只有30多萬人,天爐戰術也被識破,迅速失敗也成為必然。(擊敗薛岳的日軍第十一軍司令官橫山勇,二戰乙級戰犯,判處絞刑,1952年病死于日本東京巢鴨監獄)

薛岳為何守不住海南島?

一、海南島戰役。

時間:1950年3月-5月;

國軍指揮官:薛岳等;

國軍守衛海南島總兵力:海陸空總兵力為10萬多人,有海軍艦船50多艘;

人民解放軍指揮官:葉劍英、林彪、鄧華、賴傳珠、韓先楚、李作鵬;

攻打海南島總兵力:第四野戰軍的第40軍、43軍,總兵力10萬多人,加上海南島瓊崖縱隊1.5-2萬余人,不過武器和作戰能力不強。

戰役結果:解放軍傷亡4500人,國民黨被俘和傷亡人數達到33000多人,約67000多的國民黨軍隊提前逃跑到其他海島之上,舍棄了海南島。(參與指揮海南島戰役的一線最高指揮官,左起,40軍軍長韓先楚、43軍軍長李作鵬、瓊崖縱隊司令員馮白駒)

二、攻守之間的對比。

薛岳在抗日戰爭結束之后任職徐州綏靖主任一職,但因頻頻作戰失誤而被免去職務,擔任毫無軍權的參軍長這一職務。

為何蔣介石派遣幾年不擔任實際軍權的薛岳去擔任海南防衛總司令吶?原來逃跑到海南島的國民黨軍隊大都是余漢謀、白崇禧的兩廣部隊,薛岳是廣東韶關人,又是孫中山警衛營第三營的營長,他和這幫兩廣的國民黨軍隊談得來,說的上話,便于整合海南島上的國民黨軍隊,這也是蔣介石用薛岳的原因。

因此,如果說薛岳指揮不了海南島上的國民黨軍隊是不符合實際情況的。兩廣的國民黨軍隊的領導者明白,一旦海南島失守,他們就都成了蔣介石的待宰羔羊。薛岳到任之后立馬整編國民黨軍隊,并進行訓練和防御安排,一切進行的井井有條。

也有人說,守衛海南島的國民黨軍隊已經喪失了信心,這也是不可取的。因為在1949年10月,解放軍進攻金門島遭遇慘敗,約9000人陣亡或者被俘,這無疑給海南島守軍巨大的信心。反而解放軍的眾多指揮官的信心有很大影響,作戰壓力比較大,上到毛澤東、朱德、周恩來等最高層領導,下到一線指揮作戰的解放軍指戰員都有壓力。

薛岳的總體戰略是,利用空軍偵查解放軍渡船工具的收集和渡;顒,利用軍艦封鎖巡邏瓊州海峽,防備解放軍大規模偷渡,利用手中的軍隊在適宜登陸的區域設防,防備解放軍大規模登陸,對待小股偷渡的解放軍和瓊崖縱隊進行武力鎮壓掃蕩,保持國民黨軍隊在海南島的優勢地位。

三、海南決戰。

解放軍高層根據薛岳實施的作戰策略,實行的是小規模軍隊夜間偷偷登陸海南島。自1950年3月5日開始的一個加強營799人登陸之后,接著就開始了加強團這一人數的偷渡。截止3月31日,兩批登陸的第40軍、43軍的部隊已經達到了一個師的規模,約有13000-14000解放軍登陸,而且損失很小。

原來薛岳派遣了五個師的軍隊圍剿瓊崖縱隊,解放軍的多頻次登陸,迫使他急忙將圍剿部隊撤回,鞏固海防,防止解放軍大規模登陸。

1950年4月16日19點30分,解放軍主力八個加強團,約25000人開始海南島主力登陸。4月17日凌晨2點到六點,主力通過國民黨的海上封鎖,全部登陸海南島。

登陸成功之后,解放軍在海南島上的總兵力達到了55000-60000人,基本上和國民黨守島的機動部隊形成均勢,國民黨各部緊急收縮兵力意圖和登陸的解放軍進行決戰。

1950年4月19日——4月22日,國共雙方的軍隊在美亭地區展開決戰,解放軍43軍的三個團加一個加強營包圍了美亭的國民黨軍隊一個團;而國民黨的62軍和32軍一部又包圍解放軍的這支部隊,激戰兩天之后,解放軍40軍的登陸主力部隊又有合圍國民黨的62軍的態勢。

薛岳也不是傻瓜,通過美亭地區的作戰來看,解放軍登陸部隊已經有了能力消滅海南島的國民黨軍隊,于是在美亭決戰尚未有結束之時就下令總撤退命令,將軍隊大部分主力用軍艦撤退到海島之上,這使得國民黨海南島守軍只損失了三分之一,其他都撤退了。(1950年4月,解放軍主力乘坐木帆船登陸海南島照片)

海南島必失,只是時間問題,薛岳沒想到這么快。

薛岳認為,經過金門戰役之后,解放軍可能放緩進攻海南島的步伐,這可以給他足夠的時間培訓軍隊,剿滅海南島上的瓊崖縱隊,因此他派了五個師的部隊去圍剿瓊崖縱隊,消除內患。

讓他沒有想到的是,解放軍自上至下是越挫越勇,反而加快進攻海南島的步伐,遲則生變,讓薛岳建立鞏固的海岸防御體系,這樣再進攻海南島時的損失更大了。

從總體戰略意圖上來看,薛岳棋差一招,也就謬之千里了。解放軍得知國民黨圍剿瓊崖縱隊的機會,分期分批將部隊乘夜色登陸,積少成多,短短一個月已經有一個師的部隊登陸了。

薛岳也知道海南島不好守,海軍艦船不足以完全阻隔解放軍登陸,而自己手下的軍隊對守衛海南島來說是四處漏風。他曾經多次向蔣介石要部隊、要飛機、要軍艦,蔣介石一概不允。蔣介石擔心解放軍登陸臺灣,他要更多的部隊、軍艦、飛機來保護臺灣,至于海南島守得住就守,守不住的話,起碼絕大部分的軍艦和飛機可以回到臺灣,至于海南島的雜牌軍剩下多少是多少吧,接回臺灣還要進行整編,他不放心這些雜牌軍。

薛岳也不虧是名將,一看形勢不對,馬上放棄了?诘戎匾鞘,全軍撤退,以空間換時間,將60-70%的部隊都撤退了,避免了國民黨軍隊更大的損失。

4

我是薩沙,我來回答。


這完全不是一回事。

篇幅所限,簡單說說。

首先,長沙會戰中,薛岳的綜合實力雖弱于日軍,但相差并不是很大。

三次長沙會戰,日軍出兵都在十多萬人,比如第三次,日軍是12萬。而薛岳則有30萬軍隊。

雖國軍重武器太差,訓練也不好,但畢竟防御中有接近3倍的數量優勢,還是完全可以打一打的。



但海南島戰役就完全不同了。

薛岳一開始就認為此戰必敗。當時海南島只有約10萬國軍殘兵敗將,分屬不同體系,基本都是士氣低落,無心戀戰,戰斗力低下。

解放軍雖然出動12萬軍隊攻擊,但當時大陸戰爭基本結束,解放軍可以出動百萬大軍攻打海南,甚至戰役的民工就96.63萬人。

雙方實力過于懸殊,即便解放軍第一次沒打贏,第二次第三次終究會打贏。

薛岳知道肯定失敗,所以解放軍登陸以后,他就開始準備撤退工作,最終撤走了7萬多人,只損失了3萬多人。



其次,長沙會戰占據天時地利人和,海南島就不具備。

長沙會戰中,長沙以北地形復雜,到處都是丘陵、水網縱橫,易守難攻。

國軍系統破壞道路以后,日軍重武器寸步難行,只有步兵和馬匹可以通過。

同時,湖南軍民很團結,對于燒殺淫掠的日寇恨之入骨,全部堅壁清野和鬼子拼命。

日本到了這里,連個向導也找不到。

相反,海南戰役中,海南本來是粵系的地盤,中央軍控制沒有多久,對這里并不熟悉。

而海南島很大,今天就是一個省面積,絕非金門小島一樣,很容易防御。

依靠薛岳10萬殘兵敗將,想要將海南島四面都防御住,簡直就是癡人說夢,根本就不可能辦到。


唯一可以依靠的,就是?哲姺怄i海域。

但瓊州海峽最寬處直線距離為33.5公里,最窄處直線距離僅18公里左右,非常適合解放軍大量船只偷渡。

而國軍海軍只有太平、太和、永康、美宏、潮安、中訓艦這幾艘還算大一點的軍艦,根本不可能對付10萬大軍的跨海攻擊。

比如中訓艦只是登陸艦,上面胡亂裝了一些武器,航速僅僅12節。

依靠如此薄弱的水上力量,肯定對付不了強渡。

而且,更夸張的是,海南島還有解放軍瓊崖游擊隊上萬人,隨時可以里應外合。



其實說來說去一句話,長沙會戰實力相差不是很懸殊,但海南戰役不是。

薛岳是人不是神。

5

說到薛岳這個人,很多人都是會把他稱之為“戰神”的,當然了他也是很能打硬仗的一個將軍,畢竟在抗日戰爭時期,他用天爐戰術僅在長沙的三次戰役,就滅了日軍十幾萬人,可以說他是殺掉日軍最多的一個國民黨高級將領。

他發明的天爐戰術是一個大膽的創新,之前沒有人用過,之后估計也不會用上場了。當時薛岳正是用了這個戰術,阻擋了日軍對長沙的三次進攻的。

那么,為何薛岳能夠用天爐戰術在長沙贏得日軍,但是,卻守不住海南島呢?

我想原因如下:

1、湖南長沙一代是屬于丘陵盆地的地形,更便于天爐戰術的實施。

要知道當時薛岳是根據日軍作戰的特點,以及湖南長沙的地形研究出來的這一套打法。用薛岳的話來說若是守不住長沙,就有亡國滅種的可能,日軍攻打長沙的目的很明確就是占領重慶,重慶就是國民黨政府所在地。

當時的蔣介石、白崇禧等等國民黨高級將領,他們都說長沙守不住,都讓薛岳放棄。但是,他決定戰死在這里,即便是勝利了,也可以殺了他,因為他已經決定要違抗命令死守長沙了。

蔣介石就是在這個情況下,下定決心守長沙的。

這個打法也算是孤注一擲了,也只有在長沙這種地形上,天爐才能發揮最大的效果。天爐戰術說白了就是以退為進誘敵深入,然后在從四面八方圍剿過來,把敵人給耗死。反正我們人多,以多打少就不信打不敗你。

2、日軍屬于強弩之末了。

當時日軍占領了中國大部分的城市,尤其是東部沿海城市,都已經落入到了他們的手里。湖北武漢等很多中部城市也被他們占領了。

日本人數有限,攻打一個城池,他們就必須要派兵守這些城市。到了打長沙的時候,日本能用的兵力就有限了。

相對比之前的戰役,日軍多少有一些開始麻木了。

3、當地百姓的幫助和支持

要知道天爐戰法實施之前,很多百姓也來幫忙,尤其是把周圍的土地都弄成泥濘狀態,只要日軍的重型武器進入到這些泥濘里,就讓他們有來無回。這樣他們的先進武器,就發揮不了太大的作用。

他們是在和國民黨的武器對等的情況下,打的這個戰役。當然了這個戰術還是阻擋不了他們的飛機。

但是,他們想要打仗,在這個戰役當中,也必須要用腿了。

4、國恨家仇前激起了國軍的斗志

這一次戰役薛岳是把腦袋給賭上了的,若失敗了誰都不好過。連薛岳這個最高長官,都隨時有掉腦袋的可能,他帳下的軍官哪一個敢不賣命。再說了搞不好就會亡國滅種呀,這樣的戰役,是可以激起士兵的斗志的。

我們再說為何薛岳守不住海南島?

1、國民黨大勢已去,士兵們的信心早就被瓦解了。

要知道國民黨之所以守海南島,就是因為其它的地方全部都給丟失了。中國這么大的地方,他們都給丟失了,都沒有守住。一個小小的海南島,他們就能守住嗎?

很顯然士兵打勝仗的信心已經瓦解了。

2、不管是國民黨還是共產黨,都是中國人和長沙的時候打日軍不一樣。

這個戰役打到現如今的程度了,有必要玩命了,F在的現實情況是蔣介石已經敗了,最終的結果已經很明顯了,根本沒有必要白白的犧牲了。

失敗是早晚的事情, 還不如識趣一些。

3、不得民心了

為何蔣介石會失敗呢?說白了就是不得民心了,這個情況下,沒有民眾的支持,是無論如何都守不住的。不管是哪個地方,有在好的戰略戰術,都是守不住的了。

6

薛岳的天爐在長沙能頂住日軍三次進攻,為何在海南島就一觸即潰?

薛岳,抗日戰爭中最功勛卓著的國軍戰區長官,被很多網友稱為“天爐神將”。三次長沙會戰,奠定了薛岳的戰神地位,而薛岳在長沙的行為,則被稱為“天爐戰”,僅僅在戰術層面,就得到了無上的榮耀。

平心而論,大陸方面對薛岳的戰功是認可的,甚至《長沙保衛戰》還專門對薛岳的影視形象進行了一系列的美化?墒菍嶋H上,很多歷史資料顯示,薛岳的三次長沙會戰,其實只有第二次算勝仗,另外兩次只能算是平局。


即便如此,在國軍一邊倒大撤退大潰敗的背景下,薛岳能打成平局,也已經非常難能可貴了。

也就是說,薛岳在三次長沙會戰中守住長沙,是確鑿無疑的勝利?墒,僅僅10年后,薛岳在海南島組織的伯陵防線竟然一觸即潰,讓人不由得懷疑,薛岳為何會這樣?

也許,此時又有人跳出來說,薛岳無心內戰,不愿意打中國人。這完全是自欺欺人,薛岳在十年內戰的時候,打紅軍一點都沒有手軟。湘江戰役,薛岳軍隊讓紅軍損失過半,到了生死攸關的最后關頭。

所以,薛岳手下留情這件事,是不可能的。


仔細觀察這兩次戰役,會發現,薛岳所處的環境有很大不同。具體來說有三點:

1,長沙會戰,老百姓支持薛岳,海南島會戰,老百姓支持解放軍。

長沙會戰時,老百姓被充分調動起來反抗日軍侵略。尤其是到了戰爭后期,沒有經過軍事動員的湖南老百姓,紛紛上前線支持國軍打仗,運送補給、破壞日軍道路做了很多工作?墒呛D蠉u會戰時,海南島上本身就有深得民心的瓊崖縱隊作為支援,海南和雷州半島的漁民船夫也都站在解放軍這邊。反觀薛岳,手里除了那些隨時有可能撤退的蝦兵蟹將,可戰之兵沒有,可用之民更是沒有。


2,長沙會戰,日軍強弩之末,海南島會戰,解放軍勢如破竹。

長沙會戰時,日軍實際上已經到了強弩之末。日軍在長江流域長期分兵駐守,同時后方也遭遇八路和新四軍的背刺,相當痛苦。這種條件下,僅僅依靠湖廣地區的日軍第十一軍,根本無力南下長沙。反觀海南島會戰,實際上已經解放了中國大陸大部分地區,雖然在東南沿海遭遇了一定挫折,可另一方面則是等于有了試錯,海南島戰役的準備,自然就充分得多。


3,長沙會戰,薛岳年富力強,海南島會戰,薛岳久疏戰陣。

熟悉國共雙方對比,國軍中罕見的半吊子戰略家陳誠曾說,國軍中間存在非常明顯的“45歲現象”。這種現象,說白了就是一過45歲,國軍將領就開始考慮如何養老問題,完全沒有了勇猛精進的精氣神。長沙會戰發生于1938年到1942年,這四年,薛岳的年齡段正好處在了42歲到46歲。至少還處在存在精氣神的最后關頭。而到了解放戰爭時,薛岳年過50,雖然算不上人老眼花,可是精氣神早就沒有了。而且,薛岳在解放戰爭初期就指揮了一次魯南會戰,1947元旦當天,國軍整編26師被解放軍全殲,師長及其參謀長被生俘。從那以后,薛岳就再沒指揮過軍隊。


關于國軍的45歲現象,其實最明顯的還是王耀武,抗日戰爭中的74軍軍長、第24集團軍司令,多牛的一個人,可是在濟南戰役中,全無斗志,戰前甚至用軍用電話給老婆打了2個小時,關心內容從孩子問題到拖拉機問題,唯獨不關心如何進行作戰。

長沙會戰,從本質來說,是把長沙附近以北當成了一個大火爐,只要長沙這底部不打穿,周邊的國軍就能過來合圍日軍。這種戰術,實在沒什么稀奇的,比起解放軍的縱橫穿插、三三制、圍點打援根本不是一個層次的。最關鍵的是,薛岳當時手里掌握著74軍、第八軍這樣的王牌部隊,就敢死守長沙。


海南島戰役的失敗,并不能證明薛岳軍事素養不行。薛岳的強悍,恰恰反映了我解放軍指戰員的智慧和勇敢,尤其是旋風司令韓先楚,在這場戰役中功莫大焉。

海南島戰役1950年5月1日結束,當年6月25日,朝鮮半島發生戰爭。要不是海南島速戰速決,后果真是不堪設想!

7

從1939年2月代理第九戰區司令長官,到1944年6月長沙城破,抗戰期間薛岳鎮守長沙五年有余。而從1949年12月1日就任“海南防衛總司令”到次年4月逃臺,薛岳在海南島卻只撐了五個多月,這兩者之間形成的巨大反差,到底問題出在哪里呢?且容筆者撈干貨給大家細細道來。



一、將雖“伯陵”然而兵卻早已“非兵”

薛岳在前三次長沙會戰中能夠逐退日寇,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武漢日寇第11軍的兵力不足,每次至多糾集相當于三個或者三個半師團的兵力南犯,最多的一次也只有11萬人。而第九戰區聚集著當時中國軍隊最能打的一批部隊,始終保持40個師30萬人以上的兵力規模,戰役期間還可以臨時指揮軍委會直屬的第74軍、第5軍等精銳部隊,確實具備與日寇進行會戰的實力。


然而在海南島,薛岳麾下只有五個軍18個師約11萬人馬,并且其中的60%以上是四野大追殲中的陸上漏網之魚。薛岳嫡系第4軍、余漢謀的第62、第63、第64軍都曾在廣東遭受重創,是一群標準的殘兵敗將,建制不全,士氣低落,這樣的部隊別說薛岳,無論換成誰來統率,也難以抵擋四野兵鋒正盛的虎狼之師。



二、防守海南的最高指揮官就不該是薛岳


薛岳在抗戰時期的長沙,那是軍政大權一肩挑:“戰區司令長官兼湘省主席”,指揮較具順暢性。然在逃上海南的蔣軍部隊中,原“海南警備總司令”陳濟棠擁有第23兵團(僅有一個軍的番號,其它為獨立或新編部隊)45000余人,原“廣東綏靖公署主任”余漢謀擁兵50000余人,而薛岳能夠直接掌握的只有被打得七零八落數次重建的第4軍,兵力不過5000余人,所占份額最小。


同時,薛岳的原職務僅僅是“粵省主席”,也就是說,跟前面兩個正兒八經的軍職相比, 薛岳當時只能算“文官”。因此無論從哪一個方面看,防守海南的軍事主官都不應該是薛岳。但是在老長官陳誠的力挺下,最終薛岳出任新組建的“海南防衛總司令部總司令”,用腳趾頭想,也知道另外兩位肯定不服,其所屬部隊也必然出工不出力,派系傾軋之的一盤散沙,焉能不?



三、瓊島五指山上有我軍堅強的內應

海南島上一直活躍著馮白駒領導的“瓊崖縱隊”,這支英雄的部隊以五指山為根據地,已經發展到三個總隊另一個支隊8000余人。瓊縱的存在不僅牽制了薛岳相當數量的正規軍,并且可以在四野登陸時起到“里應外合”的重要作用,從而使守敵顧此失彼。而在昔日長沙,薛岳只需要一心迎擊日寇就是了,哪里會有腹背受敵的局面?


由于裝備落后,瓊縱在戰役前期暫時無力從五指山打出來,然而四野第15兵團在大規模強渡之前,曾經組織過數次小規模偷渡,至少有一個加強團另兩個加強營近5000人先期登陸。這些精兵強將與瓊縱會師后,使“內應部隊”的整體戰斗力大大提升,為四野第40軍、第43軍主力的登陸成功起到了巨大作用。



四、薛岳戰意薄弱缺乏固守海南的決心

抗日戰爭那是民族戰爭,第九戰區部隊守土有責,并且得到了三湘民眾的大力支持,所以才能屢挫日寇。而時過境遷,薛岳在海南島上已經成了孤家寡人,不僅部隊很難指揮,所有的百姓也都盼望解放大軍的早日到來,瓊縱長時間經營出來的群眾基礎,決定著民心向背。在長沙,薛岳有眾志成城,在海南,薛岳則是眾叛親離。


海南島戰役真正的決戰只打了兩周,從1950年4月16日四野大軍登島,至4月30日海南全境解放,薛岳只在最初一周還有所抵抗,之后就是兵敗如山倒。整個戰役殲敵不過33000余人,其它60000多人通通渡海逃臺。換句話說,從老蔣陳誠到薛岳,乃至于大部分蔣軍官兵,都對守住海南缺乏信心,只要四野部隊實施登陸并且占穩腳跟后,那么他們能做的就一件事:逃!



雖然四野的兩個軍以及瓊崖縱隊合起來的總兵力也不過11萬人左右,可是在1950年那個時間點,在兵力對等哪怕是略遜的情況下,蔣軍完全不具備與四野部隊正面對決的實力和勇氣,就算不逃迎戰,下場也是注定的。同時還應該注意到,薛岳當年的所謂“天爐戰法”,皆因占據著湘北四條水系和兩側山地的地形便利,而在海南不具備這個條件。


最后也是最振奮人心的一點,是四野登陸部隊由第12兵團副司令員、第40軍軍長韓先楚統一指揮,這是第四野戰軍“戰神”級的名將,韓先楚隨渡海大軍的先頭部隊一起登島,靠前指揮,多謀善戰,將與兵的完美結合,根本不是薛岳能夠匹敵的。如果不是玩著命地從榆林港狂逃出海,薛岳手下的10萬地面部隊,非得被開國上將韓先楚全殲了不可。


8

天底下沒有放之四海而皆準的戰術,天爐戰術在海南島并沒有得到施展,而且解放軍勢如破竹,而薛岳此時即使再天縱英才,也抵擋不住歷史的潮流。

薛岳為保衛長沙,采取以湘北為防御重點,“后退決戰”、“爭取外翼”的作戰方針,薛岳以所謂天爐戰法,依湖南的地勢,左倚洞庭湖,右憑幕阜山,以其間新墻河、汨羅江、撈刀河、瀏陽河這四條河做為遲滯日軍的依據,并徹底實施“化路為田,運糧上山”的做法,將日軍機械化部隊的機動力消除。故國軍以且戰且退做法,在四河與幕阜山間游蕩尋找戰機,攻擊然后后撤躲藏,將日軍拖入四河之中,然后再以以優勢兵力將其圍殲。天爐戰法要發揮效果,必須得依托類似湖南的山川河流為自然的軍事屏障,誘敵深入至“爐底”,然后切斷其退路,以伏擊、誘擊、側擊、尾擊等方式,逐個將對方擊潰。


而薛岳的天爐戰術能夠成功,也與日軍將領的犯錯有關。在第三次長沙戰役中,日軍指揮官阿南惟幾立功心切,出現了明顯的判斷失誤,最終導致日軍被擊退。在長沙爭奪戰中,阿南惟幾執意要攻占長沙,此時薛岳正在調兵遣將準備圍殲長沙城內日軍,而阿南惟幾既不知曉己方情報已被截獲,也不知道國軍正從各個方向前往長沙準備反攻,依舊命令所部盡快攻下長沙城。入夜后,中國軍隊已經到達日軍背后對日軍形成夾擊,然而此時阿南惟幾仍未下令立即撤退仍固執欲要攻占長沙,日本國內甚至還發表了“日軍已經占領長沙”的消息。


次日,時任十一軍的參謀長木下勇少將和其他參謀都認為,若再不撤退就可能導致不堪設想的后果,于是全體力勸阿南惟幾立刻下令撤退,阿南惟幾于是下令部隊向東山等方向撤退,并在撤退時發起最后進攻以作掩護和隱蔽,日軍攻占長沙的計劃宣告失敗。

在日軍撤退至汨羅江時,阿南惟幾突然改變命令,令第6師團改變行軍路線,并且必須在前進中消滅國軍的截擊部隊,這一臨陣突變使得第6師團再次陷入國軍7個師的包圍,戰斗極度被動。日軍為了救援被國軍圍追堵截的部隊,派出第9混成旅團南下接應,但在影珠山遭到國軍部隊的抵抗,未能達成目的,第9旅團山崎集成大隊被國軍全殲。


但是到了海南島戰役時,薛岳就沒有施展天爐戰法的環境。海南島沒有廣闊的腹地讓薛岳進行誘敵深入,也沒有縱橫交錯的山川河流充當屏障,更不能像第二次長沙戰役一樣戰略性地棄守長沙后再卷土重來。海南島只有搶灘登陸戰的寸土必爭,一旦前灘失守,退無所退只能面朝大海了。而且海南島中高周低的地形,薛岳在前灘失守后,只能上山打游擊別無他法。


因此薛岳在海南島戰役中,薛岳下令一方面以海、空軍優勢協作鞏固海防,一方面以陸軍有力之一部,盡快殲滅海南島上的解放軍,徹底解除半島內部之威脅,再舉全力攻擊登陸的解放軍。以重兵加緊對瓊崖縱隊圍剿,企圖在解放軍大軍大舉強渡登陸之前削弱瓊縱力量,摧毀五指山根據地,迫使瓊縱部隊化整為零,無力策應大軍登陸作戰,以解除國軍后顧之憂。薛岳在海南島不僅無法施展天爐戰術,而且還要防范解放軍里應外合。

為了避免重蹈金門覆轍,解放軍在海南戰役之前深入研究三野第10兵團金門失利的教訓,并強調渡海作戰,完全于過去解放軍所有作戰的經驗不相同,即必須注意潮水與風向,必須集中能一次運載至少一個軍(四、五萬人)的全部兵力,攜帶三天以上糧食,于敵前登陸,建立穩固灘頭陣地,隨即獨立攻進,而不要依靠后援。為了達到此目標,解放軍在廣東省征集大小船只2470艘,占海南戰役征集船只2666艘的90%以上;征集民工船工3090人;沿海各漁村動員了1.8萬多名舵工、船工、民兵配合部隊進行海上訓練。而且由于瓊州海峽并不寬闊,解放軍可以迅速從廣東調度軍隊進攻海南島,解放軍是在地形上占有優勢。


海南登陸戰在1950年4月16日爆發,4月中旬海南島此時的風向,仍然是北風為主,東北風為次,對帆船渡海十分有利渡海路線,登陸地點與地形,接應部隊的配合及向島內的縱深進攻方向,做到了詳盡、全面的偵察,戰役準備基本完成;前期上島部隊已達一個師的兵力,為掩護主力部隊登陸創造了極為有利的條件;目前擁有的船只已具備一次運載八個團兵力渡海的,潿洲島戰斗繳獲的大型帆船三百余只,發揮了很大作用。

此時解放軍的護航船性能和武器裝備強了不少,以機帆船為主,速度快,機動性好,其中20艘大船,可在艏艉固定山炮或戰防炮,火力猛烈。主力登陸船隊在預定地域澄邁縣才芳齡、玉抱港、雷公島地段登陸,急需擴展灘頭陣地,先后攻下才芳嶺、橋頭市、花場等岸防據點,并且與前來接應的瓊縱第三總隊及43軍先期上島部隊會合。

(瓊崖縱隊與登陸部隊會和)

薛岳企圖將解放軍壓制在灘頭陣地,全力阻止登島部隊向縱深發展。4月18日,暫編第13師兩個團,向福山以北解放軍灘頭陣地進攻,第127師加強團正面阻擊,128師主力一部從側面迂回,暫編第13師潰逃。同時128師另一部向福山守軍發起猛攻,守軍62軍151師大部被殲,一部逃竄,斃62軍少將參謀長溫轟,占領福山鎮。繼而包圍了金江到?诠烽g的黃竹、美亭。

薛岳利用其空軍火力的優勢,讓解放軍一時不能解決黃竹、美亭兩處之敵。19日,40軍在美臺殲滅國軍兩個師部和兩個團。按照原計劃,西路韓先楚應當指揮40軍首先圍殲臨高縣城的國軍,然后主力向加來市急進,包圍國軍64軍,另以一個團向那大市前進。但當21日3時左右,40軍和瓊崖縱隊1縱隊和先期偷渡部隊包圍臨高城,才發現原本應該有國軍62軍一個師的臨高,此時只剩下國軍一個師部和一個團。

韓先楚經過分析后,認為薛岳很可能將部隊調去東線。遂果斷決定,40軍主力不顧國軍轟炸、掃射,拼命趕往東線黃竹、美亭、白蓮地區,這一決定導致黃竹美亭戰役成為海南島戰役的決戰,史稱美亭決戰。


4月21日下午,40軍兩個師趕到,將增援美亭地區的國軍反包圍,美亭戰場呈現包圍、反包圍、再反包圍的層層廝打狀態。40軍和43軍共同全殲了黃竹、美亭守軍,接著打垮了國軍62軍和32軍的主力。4月22日解放軍在白蓮地區徹底擊潰32軍和62軍約四個師殘部的抵抗。解放軍向?、府城追擊。

到了4月20日,眼看海南島即將淪陷,常凱申電令薛岳做好撤退臺灣省的準備。由于解放軍缺乏海、空力量配合,少量的土炮艇也無力阻止國軍從海上撤退,因此島上7萬多名國軍大部從榆林港登艦撤退,解放軍很快就在5月1日攻占了海南全島。


綜上所述,薛岳在海南島并沒有占據地形上的優勢,看似有瓊州海峽的天險,其實是一座被包圍的孤島。而此時薛岳指揮的海南島守軍是剛從粵桂邊戰役敗退下來,士氣和兵員素質上不可同日而語,厭戰情緒蔓延,堅守意志不強。而且解放軍之前在金門戰役的失利,讓其不敢掉以輕心,不僅做好了萬全的登島準備,還在事先在島上布置了戰略兵力,從內部瓦解薛岳布置的防御體系。而且解放軍能順利解放海南島,也有運氣的成分,若拖到美國第七艦隊封鎖瓊州海峽,憑當時解放軍羸弱的海軍實力恐怕又會夜長夢多,天佑中華。

9

當年抗戰時,薛大將軍保長沙行的是王道正氣,自創天爐戰法,全體軍民同仇敵愾,殲滅日軍十萬之眾,而海南島之戰,王道正氣到了我們這邊,薛岳的國軍雖有10萬之眾,但都是大陸逃過去的散兵游勇,驚心未定,失敗在所必然。

圖為1950年5月10日,海南島戰役前線指揮員在蘇公祠前合影,前排左起張池明、馮白駒、鄧華、韓先楚、李作鵬。

我軍解放海南島,在沒有海軍、空軍的配合下,從登陸到解放僅用14天,登陸兵力10萬人,島上還有我黨的一支武裝隊伍瓊崖縱隊2萬人,并得到了300萬各族人民的有力支持,發行40萬解放公債,籌集5萬石糧食,征集到170萬多只帆船,約10萬群眾參加后援工作,海南各族人民竭力支持,是戰役勝利的原因之一。

海南島登陸戰役圖。

瓊崖縱隊,1927年就成立我們的一支革命隊伍,到解放海南時,這支隊伍在島上已有20多年歷史,掌握兵力3個總隊、1個獨立團共2萬人,還有保亭、樂東、折沙3個縣的堅實根據地,在戰役打響后,無論大小規模的偷渡,還是主力部隊登陸等,都是瓊崖縱隊的有力配合和接應,可以說海南島戰役的勝利,瓊崖縱隊功不可沒,后來的國軍戰史也說,海南島作戰前未肅清“馮匪”是致敗主因。

韓先楚大將軍。

國軍5個軍、50艘艦艇、40架飛機,總兵力10萬人,由海南防衛總司令薛岳統一指揮,依托瓊州海峽組成陸、海、空構成所謂“伯陵”防線困獸之斗?此埔劳刑祀U的防御體系,實際都是潰逃的散兵,一部分余漢謀帶過去的,一部分原守陳濟棠部,失去了民心,部隊沒了士氣,還人心各異,陳濟棠還私自把部隊調往榆林港,隨時準備逃走。

1950年5月1日,當地人民隆重集會歡慶海南解放。

戰斗打響時,薛岳僅布置了三分之一的兵力在沿海,剩下三分之二在到處圍剿我們武裝隊伍,結果被死死的拖住,從而使我大軍渡海有可乘之隙,等于說,整個海南島戰役,國軍雖有10萬之眾,但腹背受敵,從未站穩腳根,守軍們驚心未定,指揮失措,我大軍一登岸,敵軍成吹枯拉朽之勢,一擊即潰,4月22日,薛岳在?谂e行了一個“祝捷大會”,就爬上飛機逃離了海南。

10

整個抗日戰爭期間,中國軍民浴血14年,斃傷俘日軍約1000000人,薛岳1人所指揮的戰役,獨占近200000人!

其中僅長沙會戰,就斃傷日軍120000人之多。

1939年9、10月間,第一次長沙會戰日軍慘敗,傷亡40000多人,其中包括少佐以上軍官四十余人。

1941年9月到12月間,第二次長沙會戰,日軍傷亡30000余人,日軍的計劃再次受阻。

同年12月,第三次長沙會戰,日軍傷亡50000余人,造成日軍成軍以來大規模會戰的慘敗記錄。

經此3戰,指揮長沙大捷的薛岳被日本人稱為“長沙之虎”,國人也視他為武穆再生!

自此日寇幾年之內不敢再向長沙發起進攻。

顯然在抗戰進入相持階段后,深陷中國戰場的日軍開始走下坡路了!

長沙會戰是全體中國軍民浴血奮戰的結果

薛岳確實是武漢,長沙會戰之中最耀眼的將星,鐵血精忠。

但是僅僅將功勞完全歸于他一人也不是客觀的歷史視角。

實際上在武漢會戰之后,日軍的攻擊銳勢已經衰敗了。

這一點從武漢會戰和長沙會戰日軍動用的兵力上已經可以清晰的看出來了。

武漢會戰日軍動用陸?哲娺_35萬人之多,但是三次長沙會戰日軍投入兵力每次均為12萬人左右,只有武漢會戰所動用兵力的三分之一。

這也就使三次長沙會戰日軍兵力上并不具備絕對的優勢,再加上薛岳戰術運用得當,將士用命浴血奮戰,才能夠取得長沙保衛戰的勝利。

之所以武漢會戰之后日軍機動兵力銳減,無力再組織武漢會戰那樣的大兵力會戰,是因為此時的日軍雖一路高歌猛進,但是也深陷泥潭國力大衰,占領地不但無法起以戰養戰,且還需要投入大量兵力進行綏靖作戰。

因此從微觀上說長沙會戰是薛岳只手擎天的戰功,宏觀來看卻是全國軍民在各地奮戰不息的頑強!

我們不能磨滅薛岳將軍的赫赫武功,也不能完全將三次長沙會戰的勝利,歸于他一人!

日軍開辟太平洋戰場是孤注一擲的選擇

日本從甲午開始就在不停的賭國運,也就是動不動就梭哈!

甲午如此,日俄戰爭也是如此,但是這種賭國運的背后,卻是西方世界的暗中支持。

否則日本小國,根本無力支撐長期戰爭:每次都打到國家破產。

不過它賭贏了,也就有了資本恢復元氣然后發展起來,這也就是日本忘記了自身的缺陷。

但是顯然這一次它賭輸了!

深陷中國戰場的消耗使日本國力大量消耗,西方或者自顧不暇或者隔岸觀火,尤其是美國更是背后操控風云,等待這些先動手的國家耗盡國力之后出來摘桃子。

現在的我們從上帝視角去回溯歷史,從長沙會戰日軍的窘境可以清楚的分析出偷襲珍珠港的背后,是日本無奈的掙扎。

中國戰場上日軍大量的消耗著資源,卻在美國的制裁下無法得到足夠的補充。

這種緩慢的失血使日本已經到了承受的極限,被迫發起孤注一擲的冒險,希望得到讓它把戰爭繼續下去的資源。

長沙會戰的日軍,已經不能與淞滬會戰時期相比了。

以從武漢會戰時期就一直被薛岳按在地上摩擦的106師團為例,作為此后日軍在中國戰場上的第一流師團,106師團不過是南京獸軍第6師團的衍生師團!

簡單說就是利用第六師團的軍官組建的新師團,戰斗力肯定遠遠不如常備師團。

兵力少且弱,也是日軍在長沙三次折戟沉沙的原因之一。

以上分析只是想換一個視角,能夠跳出長沙會戰來看待長沙會戰,無意貶損薛岳將軍的赫赫武功,我對將軍一直極為敬仰。

至于海南島戰役,薛岳不過是勉為其難,我軍事威武雄壯追亡逐北,蔣軍則是一路潰逃連像樣子的抵抗都沒有。

我軍挾連勝之威,萬眾一心,后方民眾大力支持,可以集結優勢兵力,與日軍當年泥潭深陷的窘境那是天上地下,沒有可比性。

敵軍則是殘兵敗將,多次重建,被打掉了魂靈。

與長沙會戰之時國軍將士的慷慨悲歌更是沒有可比性。

尤其是長沙會戰時期,將士們都是抱著我生國亡,我死國存的決心在奮戰。

海南島之戰,則從薛岳往下全是虛應故事,打著趕緊往彎彎撤的主意。

因此長沙會戰與海南島會戰,根本就沒有可比性!

我曾徘徊于保定軍校門前,一遍一遍看著門口簡介之中的名人榜,想找到薛岳將軍的名字而未果。

又聽聞將軍暮年在彎彎遭受巖田正男之流欺辱,暮年竟因為房子對薄公堂,不禁扼腕。

可見日本人,得有多恨薛大將軍!

那位橫刀立馬的薛武穆,已經定格在了1939年到1941年的長沙了!

此后的日子里,只有薛岳,沒有薛武穆!

(*^▽^*)MG亚特兰蒂斯女王新手攻略 56足球比分网 qq手机捕鱼vip 澳门AG真人手机版app导航 极速快乐十分结果 网球比分直播新浪 捕鱼大师2018更新版 浙江省福利彩票官方网站 排列五走势图彩吧 免费棋牌单机游戏斗牛 好运彩导师带能挣钱么 188比分直播删除 现金捕鱼手机版下载 重庆时时彩诈骗最新案 理财网站程序 nba让分胜负投注技巧 大众麻将下载官方